首页 男生 悬疑灵异 禁地密码

第八十一章 葬谷尽头

禁地密码 池墨砚清 1908 2020-10-17 05:33

  本站【http://xxs.me 】手机电脑同步!记住后缀是【me】这些闪雷组成的漩涡实在太可怕了,它和之前的雷电不同,单独的雷电出现得迅速,但消失得也快,但雷电漩涡不一样,它们像是一个巨大的黑洞,不断将周围出现的雷电卷入漩涡,源源不绝,根本没有消失的迹象。

  在无穷无尽的电弧劈打下,我身上的辟法巫衣也终于撑不住了,不断有线条崩断,编织在里面的古木甲片以及石块也纷纷掉落。

  随着辟法巫衣越来越残破,我只感觉浑身灼痛,酥麻,并且这种疼痛不断加剧,我浑身抽搐,几乎就要失去意识了。

  但就在这时,所有涌进我身体的雷电好像一下子找到了宣泄口,瞬间消失了。

  痛苦消失,我立即清醒了过来,只见我仍旧处在雷电漩涡的包裹中,四周的雷弧更是犹如汪洋的大海,我可以清晰的看到不断有电弧钻进我的身体,但奇怪的是,我一点痛感也没有。

  正在我纳闷之际,我察觉到平时行炁的几条经络有些异样,有一种酸麻的胀痛感,好像里面正有一股狂暴的元炁在奔腾。

  我急忙静心感应,很快我就发现自己丹田里的元炁无法调动了,并非丹田或者元炁出了问题,而是元炁流动的经络全被雷电占据了。

  道士曾教过我周天行炁之法,就是调动元炁沿着身体主要经络流动一遍,对于修行道家真气的人,行周天可以壮大经脉和真气容量,我虽然一直使用的是自身先天元炁,但周天行炁同样有助于元炁的控制。

  此时所有涌入我体内的电弧全部流入了经络,我并有行周天之炁,可这些雷电却自主行起了周天,最后全部涌向右手的经络,消失不见了。

  察觉到这一点后,我忙看向了右手,只见整条右臂雷弧交织,噼啪作响,皮肤都被映衬成了蓝色,这种蓝甚至盖过了诅咒,最后所有的雷电全部涌入了天启。

  这一幕看得我呆住了,没有人比我更清楚此刻的天启究竟吞掉了多少雷电,这些雷电流入天启后,简直就像泥牛入海,连一丝浪花都没有激起,不过我却隐隐察觉到天启剑似乎有些不正常。

  小命暂时算是保住了,但我仍旧无法脱身,此时的我正处在雷电漩涡中心,四周仿佛有一股无形的力场将我束缚在原地,丝毫动弹不得,漩涡内的电弧又太过密集,我的视线无法穿透出去,自然也无法得知道士的情况。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我仿佛成了一个充电器,源源不断的吸收雷电,再转送入天启中,一开始我还觉得这很刺激,可时间一久,我心中就只剩下了急躁。

  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忽然感觉四周的情形非常眼熟,这个画面似曾相识。

  略一想,我马上就回忆起自己是在什么地方目睹过相似,不,应该说一模一样的画面。

  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我们刚到苗寨的那天晚上,有一个神秘人潜入我的房间,也不知对我做了什么,我陷入了半梦半醒的状态,然后还在梦中看到了许多莫名其妙的画面。

  其中一幅动态的雷海场景,和我现在所经历的画面简直一模一样,唯一的区别就是,眼下没有那一灰一白两道人影,而我也并非以上帝视角面对雷海。

  想到这,我心中顿时涌起了强烈的疑惑,心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难道那些梦里的画面碎片都是真的?

  我仔细回忆了一遍,我记得当时首先看到的画面是一些我曾经经历过的场景,比如锁妖湖,地眼下的邪眼,以及地狱树。

  后来这些完整的画面崩碎了,我才在一些画面碎片中看到了一条灰色的峡谷,无边无际的闪电雷海,还有一处山口,两座木屋,以及一个隐匿在深山里的古寨。

  我不是没想过那些画面里呈现的就是葬谷,因为实在是太巧了,既有峡谷,峡谷内同样遍布闪电雷海,但眼下我经历的情况又和那些画面碎片有些许的不同。

  第一,我看到的葬山是黑色的,葬谷也是黑色的,而梦里的画面却是灰色的。

  第二,我记得非常清楚,梦中有一个山口,山口外鸟语花香,景色秀丽。

  如果出现在我梦里的是葬山和葬谷的话,我看到的那处山口对应的应该就是葬谷的入口,可我们来时看得分明,整座葬山通体都是地狱岩构成,别说花草了,恐怕就连一颗泥土都没有。

  这是我一直想不通的,不过也不排除是我记忆错乱记错了细节,毕竟是梦里的东西,谁也说不清。

  而且我看到的那些画面有大半都是已经发生过了的,所以也有可能我看到的那些画面是别人曾经横穿葬谷时看到的,因为在最后的雷海画面里出现了两个人。

  我胡乱的猜测着,心里一点谱也没有,要是医生或者道士在身边的话,还能听听他们的分析,可现在,道士生死不知,我自己也陷入了困境,实在有些倒霉。

  突然,我脑中灵光一闪,想到了一处十分关键的地方。

  神秘人影,那个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使我在梦中看到了那些画面的神秘人,如果没有后来的事情,我或许不敢这么判断,毕竟操纵人的梦境,实在有些匪夷所思。

  本章未完,继续下章阅读本站【http://xxs.me 】手机电脑同步!记住后缀是【me】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