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和平与玫瑰撤侨行动

撤侨行动:重获希望

  本站【http://xxs.me 】手机电脑同步!记住后缀是【me】林荫清脚底下的土路已经有了些年头,横乱交错的石砖正在被雨后湿润的泥土所牢牢的糊在下边,她的皮鞋也因此有点沾了土,不再是之前的纯黑色。

  她粗略的望着着土路最的尽头,大致将周围的环境记了个大概,随即将干涩的嘴唇微微张开,尽情的呼吸着这格外清新的空气。

  林荫清已经可以看见川流不息的轿车与配色格外显眼的公交车行驶在这条通往深山的公路上。

  她略微隆起的胸部在黑色的衬衫下微微显现,整身衣服搭配着苗条的身姿,敏捷的行动使得这身衣服更有魅力与纪念意义。

  “先去驻地……”

  林荫清笑了笑,很快走出了这一条仿佛只属于自己童年时光的小路,车水马龙的公路鸣笛纷纷,好似一个音调迥异的歌曲,时时刻刻刺激着少女的心灵。

  她再度回望身后的小路曾经的这里是许多同学逃课的捷径,同时也是校内外沟通联系的“法外”场地,没人会想到林荫清竟在此刻极其感谢发现这条小道的同学。

  她顺着车流向上走去,随即走向了一处破破烂烂的公交车站台,随即坐在椅子上悄悄等候着,顺便刷着手机。

  还未等她将椅子坐热,远方的一辆公交车便缓缓驶了过来,她将手机关机,随即胡乱的塞回了包内。

  林荫清老远就看清了车里的乘客,随着车子逐渐放慢的速度,她彻底看清了每一个人那越发沧桑的脸,同时还有一身分外端庄的黑色西装。林荫清心底不禁觉得有一丝奇怪,这种奇怪的打扮好像并不是特别常见,也没准是一群比较特殊的残疾人。

  她撩着短发,习惯的用余光扫视周围的环境与车流,在未发现异常的情况下才敢缓缓起身。

  林荫清思绪千万,但却仍然将任务放在第一位,这里离自己的家很近,但若是为了探亲而来便不会专程前往老校区,也就是如此般的执着精神,才会使她扔在绝望过后重拾信心与勇气。

  肩负着巨大责任的她迎头面对着刺骨的寒风,公交车很快便停滞在了林荫清的面前,嗡嗡的引擎声徘徊在林荫清的耳旁,那车门在几声刺耳的鸣笛后随即打开了。

  一股淡雅的香水味将整个车厢裹挟的完美,装点着这里枯燥的内饰与结构,林荫清迈步走了上去。

  她随处找了个地方便坐下,警惕的观望着几个身着黑色西装的乘客,内心不禁多了一丝郁闷与怀疑。

  林荫清靠着座椅,将车窗一下子打开,感受着来自山间的清凉与舒爽,这种感觉使她忘记了心中堆积如山的烦恼,只是轻轻的合上双眼,等待着新目标的到来。

  她从未通过语言与行为来表达自己心中的不甘与愤怒,被随意的摆弄也就罢了,还被像丢垃圾一样的丢进垃圾桶里,这种感受几乎是将一个人正在推下死亡的苦海,永远的成为一具空壳的灵魂。

  她闭上了双眼,缓缓的呼吸着,攥紧的双拳逐渐松懈,看样子是正在尽可能的感受这片刻间的宁静与温馨。

  车子沿着绵延曲折的大山深处行驶着,林荫清的双手平放在大腿上,端正的坐姿甚至从未让人觉得有一丝自然,反而是这略显温柔的面孔打映入他人眼帘开始,便已经彻底的将人儿迷住了。

  她的身上有着一道道深深的伤口,虽早已成为历史的印痕,但她自己对比其他女孩而言则更要更显得男人一点。

  脖子上那深长的刀疤但凡是要在往下砍那么一点点,林荫清的结局也就早早的呈现在了洛情轩等人的面前,甚至还要比预想的更惨一些。

  林荫清缓缓睁开眼,鼻子一酸的同时两眼向外四处张望着,看样子公交车已经抵达了整个路途的最终站点,林荫清在这时检查着挎包,刚好,窗外边的开阔地中央已经有一辆出租车孤单的停在原地。

  这正是在等我!

  林荫清心说着,利索的将这身行头打理完毕,有些沧桑的走下了车。

  出租车的后座走下来一个人,她那飘逸的黑色长发已经盖过了自己的肩头,几乎直奔人儿那纤细的腰肢。

  那仿佛时刻带有杀气的瞳孔所投射出来的那股正义感在此刻令林荫清稍有些招架不来,迫使她尴尬的率先说道:

  “景美同志,好久不见,你还好吗?”

  景美很快走了过来,面带笑容的拎着一个棕绿色的手提箱,不知道里边装的是什么东西,但总给人感觉格外沉重的样子。

  “我见到你这不太好的样子,就一直不太好~”

  她微笑着说道,一脸和蔼的样子令林荫清甚是奇怪,甚至无外乎觉得有些别样的陌生,曾经的那个女孩已经长大了,不再变得中二,反而越发成熟。

  “来了也不提前打声招呼,没你这么干事的。”

  景美热情的说着,但林荫清的脸色却在这无比热情的话语间让人觉得并不是很好,景美知道她的窘境与状况,为了缓解尴尬她掏出了一包现在很喜欢抽的软中华香烟,握住了林荫清的手腕,小声在人的耳边说道:

  “无论如何,在这里没人会笑话本章未完,继续下章阅读本站【http://xxs.me 】手机电脑同步!记住后缀是【me】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