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我当天师那些年

第七十九章:人柱

我当天师那些年 一纸衣冠 3331 2021-01-10 21:59

  夜色低沉,夜幕之中繁星点点,高楼上灯火通明,然而整栋楼房都仿佛被包围在不安的氛围中。

  姬浩阳想和我一起去地下车库,但被我拒绝了。他不是玄门中人,尽管姬家在外界的势力很大,但是在玄门他可能并不能帮上我的忙。

  我从他手上接过从家里拿来的道具,迈着镇定的步子从下车道走入车库。

  下到车库中,我立即闻到了一股很臭的气味。是尸气和阴气混合纠结而成的气味,若是在这种气息中待久了,人会在其作用下变得易怒、易燥,严重的话会产生幻觉,然后就该看到鬼了。

  事实上,也就像我说的。

  世界上真正能用自己的一双眼睛看到鬼的人不多,那是一种天赋。我只见过两个人有这样的能力,其中一个就是陈慕晴。

  “看来是有点东西在这里。”我拿出了罗盘,罗盘的指针在乱跳,忽东忽西。罗盘的灵敏度变差了,这说明这里是真的有很浓重的阴气。

  罗盘是借助阴阳的脉动来指明方位的,风水师们借着这种灵敏度来寻找地气的流动。我们天师道和茅山的道士,多数则是用来寻找鬼魅,定邪物的方位。

  此时罗盘有些不灵,我掏出三支香点燃后插在了承重柱旁边。

  顿时一阵阴风卷起,聚在三支香旁将烟气卷动。我盯着罗盘,看到罗盘指针的摆动幅度越来越小,最后笔直地指着一个方位。

  “在那边吗···”我喃喃自语,迈步向那个方位走去。

  在姬浩阳的授意下,这座东阳酒店是歇业状态。地下车库很干净,更是很安静,只能听到我的脚步声,幽暗的环境、空旷的场地,给人一种很不舒服的压抑感。

  就好像每道承重柱后面都躲着一个阴森森的影子,正觊觎着我,鬼影卓卓。

  我边走边轻念金光咒,以金光咒的咒文来稳定我自己那种被人窥伺的感觉。同时金光咒颂唱越多,自身的护身金光也越加强盛,这金光肉眼不可见,若是开天聪,从这身金光上就能判断出道行的高深与否了。

  跟着罗盘指的方向,我在一道承重柱前面停了下来。到了之后,无论我再怎么转,罗盘的指针都笔直指着这道承重柱。俨然成了指南针。

  “看来就是这里了。”我喃喃自语,把罗盘放回口袋,然后绕着承重柱打起了转。

  凭着本能,在靠近到这种程度的情况下,我能感觉到其中透出一股强烈的怨气。那怨气仿佛渗透了墙壁和石柱,渗透到了外边,沉淀在外壁上,让墙壁的白漆都变成了浅浅的黑色。

  “难道···”我心里隐隐有了个猜测,转身,仔细看这个地下停车场的所有承重柱。

  细数了一下,最主要的正好是七个。

  “老大,帮我拿一下当初造房子时的图纸。嗯,我有用,如果能找到的话最好。”心里有了猜测后,我掏出手机给姬浩阳打了一通电话过去。

  而就在我把手机挂断的时候,忽然身后一阵阴风吹过,同时有股很强烈的欲望冲入我的脑海中。

  去死吧!

  去死吧!

  所有人都该死!

  “呜···”我一下子捂住了自己的头,仿佛挣扎般的刺痛在不断刺激着我的大脑,那种弑杀、仇恨的欲望在疯狂地向我的精神冲击,试图与我的精神融合唯一。

  太上台星,应变无停,驱邪缚魅,保命护身,智慧明净,心神安宁,三魂永久,魄无丧倾!

  我保持着自己的理智,急忙颂念净心神咒,同时以金光咒催动起护身金光,顿时能将人淹没的黑暗从我的眼前褪去。

  我隐约听到了一声尖叫,接着整个停车场中万籁俱静。

  我出了一背虚汗,刚刚那种疯狂的欲望和怨恨几乎冲破了我的心防。我缓过了一口气,当场用毛笔蘸朱砂,在发黑的承重柱上奋笔疾书下一道镇鬼符。

  “敕令,大将,军在此!”我口中念动真言,最后将毛笔横过来,将笔杆咬在口中,最后把自己的私章盖了上去,最后用朱砂笔将我的印章覆盖。

  这件事一做完,停车场里又是一阵扫乱,好像是有数不清的小旋风在呼呼地向外吹去,离开了这个阴气沉重的地方。

  很快姬浩阳拿着施工图下来了,东阳酒店的施工图很多,每一层每一栋房子都有各自的设计风格。

  我也懒得看太多,直接把地下室的施工图纸单独捻了出来,粗粗看了一眼,加上我之前以天罡步进行的测算,毫无疑问,这七根承重柱是以北斗七星的分布设计的。

  被我画符压住的那根承重柱是在天枢的位置,而这也算整个建筑的设计核心。

  “姬大哥,这件事我只能帮你到这。”看罢图纸,我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给一连串的疲劳有个小小的放松,“这件事的因果不在我,也不在你,而是在造这栋房子的人身上。我认为,他们应该是用了人柱。”

  “人柱?”姬浩阳吃了一惊,让那张扑克脸都有几分动容,“这种丧天良的事,他怎么敢···”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老大啊,这栋大楼建造的时候不就是老板了吗?”我问。

  姬浩阳抬头说:“不,我是低价买了东阳大酒店的股票后,又把它吞并收购来的,到今年应该是两年了。”

  “翻新过?”

  “有那么几次翻新,但地下停车场没有动过。”

  我轻叹了一声说:“你要是动过了倒是好了!当时要是翻新的时候动到地下一层,那早就该发现藏在承重柱里的有一个人柱,也就不会有现在的麻烦了。现在你想怎么办?难道要冒上面楼层倒塌的风险把里面的尸骨挖出来吗?”

  姬浩阳陷入了沉思,单单是花钱翻新酒店倒是小事。麻烦是麻烦在,承重柱里如果真有个尸体,那肯定要掀起轩然大波,恐怕整个东阳酒楼要受牵连不说,连他作为大老板可能都要吃官司。

  “解铃换需系铃人,这件事如果不处理好,这事儿还会发生。”我看得出他的纠结,但也只能拍了拍他的衣服站起来。

  我能做的就是画道符压住对方的鬼混暂时不得脱离,但无论是茅山术还是天师道都不赞同把鬼困在一种地方太长时间的做法,因为鬼的力量根源是阴气和怨气,而鬼被困在一个地方过久阴气和怨气都会迅速增加,这无疑是给未来留下了一颗定时炸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