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穿越 秦女谋

第47章 一点也不意外

秦女谋 百里墨染 3123 2021-01-12 14:42

  第47章一点也不意外

  秦书宁原想着借蒋妈妈之口,把保宁的“狂妄”告诉秦老夫人。不想松溪堂一直没有动静,眼看着便要到赴约的时间了,秦书宁自然焦急。

  秦仪宁没有回婆家,家里出事,崔妈妈接她回娘家前,她正合丈夫闹别扭。婆婆嫌弃她一连生了两个女儿,吵闹着让丈夫纳妾。丈夫初时不同意,可她那个婆婆总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说他们家一脉单传,若是香火断到这一辈,她便是死也无法瞑目。

  她那个丈夫是个孝顺的,最终竟然默许了纳妾之说。

  秦仪宁自然不会同意。

  什么委屈她都能受,可让丈夫纳妾,她是万万不会点头的。她那婆婆不依不饶的,正好崔妈妈来了,将她接回秦家。她本打算带着两个女儿一起回来,可婆婆说白事晦气,把孩子强行留在家中。

  秦老太爷入土后,还是秦守宁亲自去了一趟她的夫家,将两个女儿接了过来。

  据跟着一起去的崔妈妈说,那位封公子也跟着一道去了。

  她那婆婆故伎重演,上演了好一出泼妇骂街,直弄得秦大公子都没了法子,是那位封公子出面,说那封公子带去的护卫一个个粗鲁的很,把她婆婆的院子砸了个稀烂,最终她婆婆无法,只得让秦守宁带回了两个女儿。

  自此,秦仪宁心中对封逸的感激简直无法用言语言说。

  她此时便带着两个女儿在院中玩耍,她带着女儿住清溪院东跨院的正屋,秦书宁母女则住了东厢房。秦仪宁坐在长廊上,看着两个女儿在院中追逐。两个女儿一个五岁,一个三岁,正是好动的年纪。

  秦书宁这两天没心思应付秦仪宁,一直推说身体不适呆在屋中,她站在窗前看着院中追逐的两个小娃娃,突然计上心来。

  秦书宁出来的时候,秦仪宁正在和大丫头雨雁说话。

  “……那位封公子当真是玉树临风。府里丫头远远见着便会红了小脸。封公子不仅出身好,为人也仗义。若没有封公子相助,两位姐儿恐怕都接不回来。”

  秦仪宁点头。“是啊,我想着备些礼物给封公子送过去。多谢他相助……也不知道送什么好?总怕自己送的东西辱没了封公子。”

  秦仪宁已经当面谢过了,可还是觉得不够正式。

  想着那位封公子虽说是秦守宁的朋友,帮这一次也不过是举手之劳。可毕竟是帮她解了燃眉之急,没有女儿在身边,秦仪宁整晚整晚的睡不着,生怕女儿受了什么委屈。

  “是啊。封公子出身富贵,也不缺什么……”雨雁跟着秦仪宁一起苦恼。

  这时候秦书宁挑了帘子出来,秦仪宁眼睛一亮,赶忙招呼道:“四妹,身子可大好了?”

  秦书宁感激的笑笑,点头称已经没大碍了。“若是有什么不舒服,就禀明母亲请个郎中进来瞧瞧,可别把小病拖成大病。”

  “多谢大姐,我不过是前几日受了些风寒,躺了两天已经无碍了。说起来,我都许久没好好看看瑞姐儿和娴姐儿了……”瑞姐儿和娴姐儿,本名杨瑞和杨娴,是秦仪宁两个女儿的名字。提起女儿秦仪宁自然是满脸笑意。她招呼两个女儿上前,给秦书宁行礼。秦书宁示意含露上前将提前准备的点心捧到两个小姑娘面前。

  小姑娘看了看母亲,见秦仪宁点头,一人拿了一块又转头去院子里打闹了。

  秦仪宁一边喊着慢些,一边和秦书宁闲聊。“刚才我好像听大姐在发愁送什么礼物给封公子?”

  “是啊。封公子帮我接回了瑞儿和娴儿,于情于礼我都该送件礼物的。可不知道送什么东西合适?我倒是问过守宁,他只说封公子是京城出身的贵公子,家里奴仆成群,实在不缺什么。”秦书宁眼睛一亮。“大姐可知封公子家中都有些什么人?”

  许是秦书宁的神情太急切了些,秦仪宁目光一凛,随后仿佛洞察了什么似的笑了笑。

  “不知。不过听守宁说,封公子自称年纪还小,亲事还未定……”

  “大姐。”听出秦仪宁话里取笑的意思,秦书宁脸一红低下了头。

  “那封公子玉树临风,心生爱慕也是正常。只是我听守宁说,他出身富贵,想来家里对他的姻缘应该十分着重的。”秦仪宁虽然没有喝止,可还是隐晦的提了提。不止是书宁,二叔家的若宁似乎也属意封公子。

  除了年纪最小的静宁,秦家几个适嫁的姑娘……她也看不出保宁有没有这个心思,不过料想应该也会有吧。

  家中几个适嫁的姑娘都对封公子暗生情愫,秦仪宁想,如果她未出阁,兴许也会芳心荡漾吧,这么一想也就不觉得秦书宁痴心妄想了。

  大家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力,至于嫡出庶出,秦仪宁倒觉得无甚大不了的。

  同样的事情如果放在保宁身上,她会立时规劝,嫡庶差别在权贵之家尤其一道天堑。秦书宁害羞过后,开始热情的和秦仪宁商量给封逸送礼物之事,最后秦仪宁想起祖父收藏了几本孤本诗集,想来读书人都喜欢,只是由祖母秦老夫人收着,她得去求一求秦老夫人。

  秦书宁赶忙说自己愿助长姐一臂之力,一起去求祖母的恩典。

  秦仪宁一脸欣慰,觉得嫡亲的保宁妹妹远远不及庶出的书宁妹妹。

  秦仪宁便没动脑筋想一想,这事她其实可以拜托保宁帮忙的。只是眼下秦书宁热情极了,以至秦仪宁根本没有想起保宁。

  保宁清楚,以秦书宁的性子,一定会不余余力的想法子让她点头。她那胆子也只敢狐假虎威逞一时威风,让她真的使绊子,她又不敢。

  所以当秦书宁和秦仪宁一起出现在松溪堂的时候,保宁一点也不意外。

  倒是见到两个小姑娘,保宁挺高兴的。大姐仪宁性子软弱,所以教出的女儿性子也是软软的,保宁记得前世她那位大姐夫最终纳了妾,第二年妾室便给他添了个男丁,她那婆婆更加看不上秦仪宁,处处刁难,那几年长姐的日子十分艰难。后来她登基为后,她那婆婆倒是不敢明目张胆的欺负长姐了,可她那大姐夫的心也彻底被妾室笼络了,秦仪宁的后半生等于守活寡。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