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农门福妻医倾天下

第九十八章 桀骜不驯的望水村民

农门福妻医倾天下 酒心汤圆 7782 2020-12-18 20:22

  青芦村民们听完季婈的话,脸色不好。

  却也不再提,赶走望水村民的事了。

  望水村民们心底得意,反呛青芦村民。

  “你们不是能吗?现在知道没有我们不行了吧?”

  季婈淡淡地朝,给点颜色就开染坊的,望水村民看去。

  轻描淡写的一眼。

  却令望水村民们觉得,似乎有一股无形的震慑,落在他们身上。

  胡成功干咳一声,示意望水村众人收敛点。

  季婈重新开口。

  “现在我讲几个,进山的注意事项,大家认真听。”

  “第一,大家用布条或者绳子,扎紧袖口和裤腿,防毒虫。”

  “第二,不要随意离开队伍,迷路了我不会去找。”

  “第三,不能私自打猎。”

  青芦村民们将季婈的话一一记下。

  望水村民们的心思,却早已飞进大山。

  向来桀骜不驯的望水村民们,对季婈的话,只捡喜欢听的听。

  都进山了,怎么能不带点野味出来?

  以前人少进山不安全,这次这么多人一起进山,不打猎都对不起自己!

  季婈只需一眼,便看出望水村的人,进山后要搞事。

  她心底冷哼一声,平静地收回目光。

  真当青芦山中部,那么好进的?

  季婈看众人没有什么异议,当即拍拍大黑熊,让它在前面带路。

  季婈背着竹篓跟着后面。

  倏然,她听到身后,传来一道急切的车轮毂的声。

  季婈停下脚步,回头一看。

  竟是谢显华,独自赶着牛车回来?

  季婈惊讶看向谢显华,问,

  “你今天,不是有正式入学试吗?”

  谢显华看到季婈,大松一口气。

  “不是,还要去考的,昨晚一直温习功课,忘了跟你要样东西。”

  季婈挑眉:“什么东西?”

  “药。”

  谢显华黝黑的眼眸中,锐利的眼神一闪而逝。

  “那个能让人,行动迟缓的药。”

  季婈神色微讶,谢显华可不是那种,主动攻击别人的人。

  她好奇的问:“谁惹到你了?”

  “钱大公子。”谢显华抿唇,面部棱角,透出几分冷硬。

  原来是钱大公子!

  一听是钱大公子,季婈丝毫没有犹豫。

  她假装在背篓里翻了翻,实则从空间内,取出十几包药粉。

  “喏。”

  她将药粉包,一股脑塞给谢显华,嘱咐一句。

  “这种药,对付寸刀那种高手,用一包勉强见效,对付普通人。”

  季婈脸上倏然露出坏笑:“只要指甲缝那么丁点,就可以。”

  谢显华看着双手,快捧不过来的药。

  虽然他没有混江湖,但是刚才半路想起来,没找季婈拿药时,跟寸刀一说……

  寸刀当时的反应,便是迫不及待,要帮他来拿药!

  并与他商量,分一部分时。

  谢显华瞬间敏锐的知道……

  季婈的药,到底有多难得!!!

  可在寸刀眼里,千金不换的药!

  现在季婈一给他,竟给了一大把……

  谢显华庆幸的想:还好机灵,自己跑回来了。

  不然寸刀肯定会,昧下不少!

  谢显华看着手中,堆得高高的药,好笑的问。

  “你给我那么多干嘛?”

  季婈摆摆手,毫不在意的开口。

  “你拿去平日里凑合着,防身用吧,这些都是练手的残次品。”

  她顿了顿,保证道。

  “等以后有了好药材,我做些更好的给你用,你长得那么好,万一被掳了怎么办?”

  谢显华差点没笑出声。

  “就你多想,谁会掳我?”

  季婈微微拧眉,认真打量眼前,被黝黑肤色掩盖了,精致五官的少年郎。

  她很认真的纠正谢显华的想法。

  “那是你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帅,你看谷义平不就不见了吗?”

  谢显华一听季婈提及谷义平,顿时想起,是好久没看到谷义平在眼前晃了。

  心底不由有些担心起来。

  “行了,你先去考试吧,我上山了,回头让寸刀去找找谷义平。”

  季婈指了指天上的太阳,提醒谢显华。

  谢显华一看太阳快挂二竿了,当即不敢耽搁,匆匆嘱咐季婈。

  “那我先走了,你上山也小心点。”

  季婈重新背起背篓,朝谢显华挥挥手,朝山上走去。

  跟着大黑熊,先一步上山的村民们,已经入快踏入林子中部。

  时不时,沿路总能惊起一只只飞鸟。

  以及受惊逃命的山鸡,野兔。

  好些日子没见荤腥的望水村民们,此刻早已将季婈嘱咐的话,忘在脑后。

  一只只色彩斑斓的山鸡,在他们眼里。

  就是一锅锅,鲜美的鸡汤!

  一只只肥胖的野兔,在他们眼里。

  就是一盆盆,香浓幼滑的红烧兔肉!

  “代村长,要不我们抓几只?”

  有人推了推胡成功的后背,小声询问。

  胡成功早已心痒难耐。

  他看了眼安静赶路的青芦村民,略微有点犹豫。

  “可是季婈不是说……”

  “季婈现在又不在。”

  胡成功听到‘季婈又不在’这几个字后,胆子瞬间壮起来。

  他看着远处,扑腾起飞的山鸡,抹了抹嘴。

  “行,那我们逮几只。”

  望水村的人,顿时开始摩拳擦掌。

  他们三人一组,六人一伙,迅速追赶起附近的野物。

  一只肥硕的大灰兔在几组人,围追堵截之后。

  一脑袋撞在一个树墩上。

  胡成功立即眼疾手快一扑。

  双手死死按在大灰兔身上。

  “抓住了!抓住了!”

  望水村的人,一阵惊呼!

  他们得意的举起兔子,朝青芦村民们炫耀。

  有了经验的望水村民们,收获的速度,逐渐快了起来。

  青芦村民们每每看到望水村的人,举起猎物朝他们炫耀。

  说不眼馋,那是假的!

  几个青年凑到白多旺身边,小声嘀咕。

  “多旺哥,你去问问你爹,我们也抓几只呗?”

  白多旺早已被望水村的人,激起了火气。

  他当即点头:“行,那我去问问我爹。”

  白多旺挨着自家爹走,压低嗓音问。

  “爹,咱们不抓几只?”

  白有福村长闻言,当即没好气的,举起手中烟枪。

  “咚咚咚——”

  烟枪毫不收力,照着白多旺的脑袋,一阵敲!

  这声响……

  怂恿白多旺,去问白村长的大小伙子们,怀疑白多旺已经一脑门子包。

  他们肩膀一缩,赶紧离这白村长远点。

  白村长气恼的,用烟枪点点白多旺。

  这榆木疙瘩,这么没定力!

  他怎么放心,将村长的位置传给这傻儿子?

  “你要没带脑子出门,就回家取去,婈丫头说啥,你忘了?”

  白村长训斥白多旺的声音,毫不收敛。

  他意在敲打青芦村中,开始浮动的人心。

  众人一看老村长发火了,哪里敢再提打猎的事。

  全都老老实实跟在,大黑熊的身后,继续赶路。

  正在领路的大黑熊,看了眼渐渐偏离了路线,的望水村人。

  而且,偏离的路线所去之地,还是它昨天帮季婈埋尸的地方。

  要知道,昨天它埋尸可是浅埋。

  大黑熊坏心的没有提醒望水村民,领着青芦村民们,悄悄的越走越远。

  季婈很快赶上了进山的队伍。

  她看了看,几乎少了一半的队伍,奇怪的问。

  “那些人呢?”

  望水村民们,此刻正在围堵一只小鹿。

  他们几乎每个人身上,都挂着一两只猎物。

  却在看到小鹿时,他们都忍不住追了上去。

  鹿肉不仅鲜美,就算拿到县城去卖。

  也能值几十两!

  望水村民们兴奋极了。

  他们追着追着,小鹿纵身跳进一簇灌木丛中,几个起落。

  瞬间消失在,望水村民的视线中。

  望水村民们眼看就要追上小鹿了,现在却功亏一篑,眼底全露出了失望之色。

  胡成功回头看向来路,想看看他们,到底追出多远。

  这一看,可不得了!

  大黑熊呢?

  青芦村进山的队伍呢?!

  他嗓音骤然拔高,问身旁的村民。

  “你们谁记得路?”

  望水村民们闻言,开始看向四周。

  入眼的,全是草和参天大树。

  好像……四个方向的景色,都一样!

  “我们,我们好像迷路了!”

  胡成功紧张的总结。

  望水村民们,面面相觑。

  心骤然沉到谷底。

  没有人说话。

  “啊,咕嘎——啊,咕嘎——!”

  远处隐隐传来,不知名的兽类怪叫声。

  刚才还令他们兴奋的青芦山,瞬间令在场每个人,觉得阴森恐怖起来。

  “代,代村长,我们,我们赶紧,去找他们吧。”

  有人害怕得牙齿打颤,说话磕磕巴巴。

  恐惧的气氛,越发凝重几分。

  “大家分开找路,不要离得太远了。”胡成功硬着头皮下令。

  望水村民们虽然不乐意,可现在他们除了寻路,别无他法。

  他们只好慢慢散开,在附近寻路。

  可他们忘记了,每个人寻路的时候,都在树干上划下记号。

  等他们走一圈。

  书上全是画横线的记号。

  望水村民们,脑子更乱了。

  他们觉得,他们在原地打转,根本出不去。

  “啊——”

  骤然,一道尖锐的惊叫声,好像一只大手,骤然攥住所有人的心。

  他们心一沉,紧张的朝尖叫之处跑去。

  等他们赶到时,入眼的是,傻王满脸脏污的坐在地上,惊惧地瞪大眼,看向正前方。

  傻王正前方不足一米远的位置,有一具不知被什么野兽,撕咬得七零八落的尸体。

  殷红的血染红了泥土,残缺不全的四肢,与破碎的内脏散落一地。

  绿头蝇的嗡嗡作响声,灌入众人的耳膜。

  这画面,能让他们将隔夜饭,全吐出来。

  胡成功捂着嘴不停干呕,半响才止住反胃感。

  他白着脸,用力拉扯傻王,焦急地催促。

  “我们得赶紧走,这里有吃人的野兽!”

  “嗷——!”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