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现代言情 凶萌甜妻请签收

第十九章欺负一个孩子

凶萌甜妻请签收 佛系小鲤鱼 5622 2020-12-18 20:12

  欧阳泽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叫来了李深,看着李深那无法言说的表情,也没空搭理他。

  “你去弄一根那个男孩的头发来,我要和他做亲子鉴定。”

  李深白了一眼欧阳泽,没好气的说道:

  “不用亲子鉴定,他也是你的儿子,只要是个明眼人,就能看出来你们父子的关系。”

  “去吧,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家老爷子那风流的性子。”

  李深听后难以置信的看着欧阳泽,半晌儿才发出声音:

  “欧阳泽,你这人,真的是......不可理喻。”

  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词语来形容欧阳泽,都已经这么清楚的事情了,欧阳泽竟然还是不相信,这人真的是冷静的够可以。

  李深叹了一口气,还是按照做了,虽然他并不相信童睿会是老爷子的儿子,但是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嘛,小心使得万年船,即便他的直觉告诉他,童睿就是欧阳泽的孩子,还是要让科学说话吧。

  转身出了病房,李深找到了童睿,看到小小的男孩,趴在病床上,哪怕困得头直点,也不愿去休息,李深心里忽然有些心酸。

  “睿睿。”

  童睿听到声音,抬起头,朦胧的双眼看向李深:

  “叔叔,怎么了?”

  对于童睿的这个称呼,李深并不是太喜欢,凭什么叫唐雪就叫姐姐,到他这里,就变成了叔叔了呢?

  “那个,其实你可以叫我哥哥的。”

  “你不是叔叔吗?”

  童睿歪着脑袋,想了一下,眼前的这个人,虽然长得还算说得过去,但是似乎和小雪姐姐之间有什么矛盾,刚才他可是一直看的很清楚的,小雪姐姐就是因为眼前的男人生气了。

  对于让小雪姐姐伤心的男人,他又怎么可能友好的相处呢?

  “额,好吧,那你叫叔叔就叫叔叔吧。其实叔叔也行的。”

  李深想了一下,还是叫叔叔的好,不然等查出来,童睿真的是欧阳泽的孩子,他让睿睿叫他哥哥,那岂不是辈分矮了一辈?

  “你要是困了,那我就送你回家休息好不好?”

  童睿摇了摇头:

  “谢谢叔叔,但是妈妈还没醒,我还要照顾妈妈。”

  “你放心,这里还有我,再不济,还有你小雪姐姐的,她也能照看好你妈妈的。

  你现在还那么小,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而且医院里的空气并不是太好,今晚我先送你回家休息,明天再接你过来,好不好?”

  童睿再次的摇了摇头:

  “不用了,叔叔,我要在这里等妈妈醒来,不然妈妈醒后没有看到我,会难过的。

  我一会儿可以躺在那个小床上的,这样妈妈醒来,就能看到我啦。”

  “那好吧,你要是真的困了,就先休息吧,你小雪姐姐应该一会儿就回来了。”

  “恩恩,我知道呢。”

  见童睿点了点头,如此懂事乖巧的模样,李深突然改变了自己心里的想法。

  本来他是想偷偷的弄一根童睿的头发的,但是现在,他不想瞒着他了,想要询问一下他的意见。

  “睿睿。”

  有些犹豫的开了口,李深看着童睿认真竖起的耳朵,深呼吸了一口气:

  “那个睿睿,我想借用你一根头发,可以吗?”

  “头发?叔叔是打算用它做亲子鉴定吗?”

  李深闻言一惊,睿睿这么小的孩子,怎么会,知道的这么多?莫非是唐雪和他说了这些话?

  “你怎么知道亲子鉴定呢?”

  “我在书上看的啊,有的电视上也是这样演的。刚才你们和另外一个叔叔说的话,我也听到了。

  你们都觉得我是他的孩子,可是没有任何依据,所以你们便想着让我们做鉴定,对吗?”

  李深再次的深深的打量了眼前的这个小男孩,不太相信的问道:

  “睿睿,你今年真的只有五岁吗?”

  “我已经五岁三个月了。”

  童睿认真的想了一下,回答道。

  “好吧,那你愿意借给我一根头发吗?”

  “叔叔,我想问你一件事情。”

  童睿答非所问,两只眼睛此刻瞪得大大的:

  “如果我真的是那个叔叔的孩子,是不是妈妈也就会多一个人照顾了呢?”

  “恩,应该是的吧?!毕竟你们真的是父子的话,童夏是你的妈妈,他就是你的爸爸,怎么说,你们也都是一家人,爸爸照顾妈妈,本就是理所当然的。”

  李深看着童睿清澈的眼神,不忍说出狠心的话。

  欧阳泽对女人有排斥作用,只怕是就算真的是童睿的爸爸,但是对于童夏,只怕也是不能过多的亲近。

  再说了,童夏当初瞒着欧阳泽生下了童睿,这件事情本来就是不对的,以欧阳泽的性子,只怕是会秋后算账的吧?!

  但是现在,面对童睿,他却不知道该如何向这么一个小小的孩子说出那些残忍的话,或者说出那些大人之间的弯弯道道。

  “那叔叔就拿去吧。”

  童睿听后直接从他的头上拽下了一根头发,虽然有些疼,不过为了以后妈妈的幸福,这一切都值了。

  “虽然刚才那个叔叔脆弱的还不如一个小孩子,不过只要他也能照顾妈妈,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叫他一声爸爸吧?!”

  李深被童睿的话给逗乐了,难得有人如此说欧阳泽,也不赶着回去了,坐了下来,继续与童睿闲聊起来:

  “哦?你为什么说刚才那个叔叔脆弱呢?”

  “他刚才听到消息的时候,竟然晕倒了,还不如我一个小孩子呢,叔叔你说,他都这么一个大人了,接受能力如此差。”

  说到这里,童睿如同一个小大人边摇头边叹息:

  “如果不是因为会多一个人照顾妈妈,怎么说,我也不太是能瞧得上他的。

  说出去我都觉得有些丢人,自己的爸爸一点儿担当都没有,唉,真的是让人忧愁。”

  欧阳泽本来是看看李深怎么办个事情这么难,打算过来瞧瞧,实在不行,他就亲自下手,没想到听到的竟是这么一些话。

  脸色黑的不能再黑,看着李深,一双眼睛恨不得能吃了他一样。

  李深自然也是不怕的,毕竟这么多年的交情了,欧阳泽什么性格,他还是知道一些的。

  回瞪了过去,欧阳泽见此挑了挑眉:

  “看来你最近很是悠闲?!”

  “我很忙的,现在在这里,不也是奉了你的命令?”

  李深说完晃了晃手里的头发:

  “喏,头发已经到手了,走吧。”

  欧阳泽没有理会李深,反而看向了童睿:

  “你很嫌弃我?”

  童睿碰上欧阳泽吃人的目光,往李深身边缩了缩,现在他能后悔吗?能不认这个爸爸吗?

  “恩?我问你呢,你很嫌弃我?”

  童睿咽了咽口水,没有说话,紧紧的拽着李深的衣服,李深见此,立刻说道:

  “欧阳,睿睿还是一个孩子呢,你怎么能这么吓唬他?!”

  “睿睿?”

  欧阳泽把目光转向李深,

  “你跟他很熟?!”

  “额,欧阳,你是不是脑子有毛病了?怎么和一个小孩子斤斤计较起来了呢?”

  李深有些不太懂欧阳泽现在是个什么意思,以前的时候,他也并不是如此的斤斤计较,咄咄逼人啊,这会儿,怎么和一个小孩子计较上了?

  欧阳泽听到李深的话,脸色再次的黑了,如果不是场合不对,他绝对让李深好好的清醒一番。

  “前几天伯父还给我打电话,说是你的那个青梅竹马一直住在你家里没走,想着让你回去赶紧成婚,你说,如果我告诉伯父,你在这里其实没有工作,他们会不会立即来把你给绑回去?!”

  “欧阳,算你狠!!!”

  李深深呼吸了一口气,欧阳泽这个渣渣,就只会威胁他,有本事来和他正面刚啊,看看到底谁怕谁?!

  “难道没有人教过你,别人问你话,你要有礼貌的回话吗?”

  见李深不再说话,欧阳泽又把矛头指向了童睿,虽然眼前的这个孩子极有可能是他的孩子,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这些年童夏的身边只有这个臭孩子,他心里就有些难受。

  “睿睿。”

  唐雪推开门,看到童睿所在李深的旁边,而总经理则是一副咄咄逼人的样子,心头一跳,该不会总经理欺负睿睿了吧?!

  童睿本来正在和欧阳泽眼神互相倔强,听到唐雪的声音,立刻哭了起来:

  “小雪姐姐,有人欺负我......”

  李深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这怎么就哭了呢?

  刚才欧阳泽的眼神那么吓人,他都没哭,这么一会儿,就被吓哭了,果然,欧阳泽狠起来,连个孩子都不放过,还是自己亲生的孩子。

  真是灭绝人性,灭绝人性啊。

  欧阳泽立即看懂了李深眼里的意思,直接眼神一眯:

  “我看你就是很闲。”

  “不,不,我一点儿也不闲。”

  俩人的眼神交流,落在唐雪的眼里,就变成了俩人是合伙欺负童睿了,想到这里,也不管眼前人的身份,横眉一挑,就差破口大骂了:

  “你们两个大人,欺负一个小孩子,丢人不丢人。枉费我看错你们了,还把你们当做我心中的榜样,呵,没想到你们竟是这样的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