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现代言情 陆总家的小作精

第三十七章 拉黑

陆总家的小作精 微南城墙 5372 2020-12-18 20:11

  在舞台正中央的屏幕上,放出了比赛现场打分图,以及陆知辰看到比赛的真实获奖者的名字和现场公布的对比视频。

  打脸组委会,打脸陆氏的证据一波接一波。

  甚至在证据放完一圈之后,还有彩蛋。

  某陆氏导演的精彩生活集锦,各种和女生暧昧的监拍视频。

  陆知辰看到这一幕,脸都绿了,拿着麦克大声的怒喊,“关掉,马上关掉。”

  “陆总,这个关不掉啊。”

  导演在导播台都快哭了,在发现屏幕上发布这个内容的时候,就已经命人去关了,根本就关不了。

  导演眼看着自己的事业尽毁,他真是要死的心都有了。

  喻言在台下看的是津津乐道,偷偷的给大神发了一个棒棒的表情。

  在她去导播室的时候,就将视频的编号拍摄了下来,随后交给了大神,大神远程控制导播台的电脑,在颁奖的时候,将这段精彩的视频片段轮番播放。

  但是令喻言迷惑的事,这个导演的视频是谁放出来的,难道是大神另外送的惊喜?

  陆知衍依靠在床头看着这个现场直播,满意的录下了陆知辰那惊恐的一幕。

  公然的算计他的未婚妻?喻言是他能欺负的么?

  周深一直观察着陆知衍的表情,进一步的扩散了导演的猛料,让这个导演彻底丧失在本市生存的能力。

  “周深,在公司附近买一套两居室,采光要好,环境要好,送给言言作比赛奖励!”

  周深实名羡慕了,他工作了这么久也没在公司附近买过房子,真是天壤之别啊。

  “另外通知下去,把言言的工资提交百分之二十,参赛者的工资提高百分之十五,以资鼓励。”

  “陆少,那我的奖金……”周深借机讨要自己的奖金。

  跟在陆知衍的旁边这些年,奖金倒是没少拿,就是拿的几率随心情而变。

  陆知衍睨了周深一眼,轻飘飘的开口,“言言比赛结束肯定会有麻烦,你若处理的好,奖金加回并翻倍,处理不好,下月奖金一起扣除。”

  周深抱着文件在角落里撇撇嘴,就知道奖金拿回来的要求没那么简单。

  ——

  比赛现在依旧是乱成了一锅粥。

  现场观众在下面窃窃私语,在线的众已经疯狂,纷纷都质疑这个比赛,陆氏的名声真会一落千丈。

  陆知辰目光锁定了不远处的喻言,后者微微一笑随后起身离开了赛场。

  那从容不迫的样子,以及那云淡风轻的眼神,带着胜利的微笑离开了这场纷争的现场。

  而有粉丝在弹幕里质疑喻美的获奖也是有水分的,指出了喻美脖子上的复古项链的作品是赝品,甚至和身上的礼服风格不符等等,将两位获奖者喷的是体无完肤,将主办方喷的毫无还手这力,最后只能强制的关掉了直播的弹幕。

  最后连比赛的访问环节都取消了,参赛者们以及评委们害怕被波及,都用最快的速度离开赛场。

  喻美坐在休息室里气的不能控制自己,将高跟鞋等物品狠狠的摔在了镜子上,脖子上的赝品项链也被用硬件砸碎。

  “喻言,我跟你没完。”喻美咬牙切齿的说着,眼眸里恨意在熊熊燃烧。

  作为一家人,喻言竟然不提醒自己的衣着有问题,现在反倒是在观众席里看笑话,这件事一定要和爸爸说,让她彻底的丢掉喻氏的继承权。

  喻言换回平常的衣服之后,还没离开,就被堵在了休息室里。

  “喻言,你公然和陆氏作对,你真以为爷爷给你撑腰就能够在陆氏胡作非为么?”陆知辰推开喻言休息室的门,就逼着喻言节节败退。

  陆知辰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情,她一点都不意外,睚眦必报,是他的本性。

  “陆二少怕是搞错了,获奖者是我,你当场却换成了其他人,公然报复,有失公允,将陆氏不放在眼里的是你,令陆氏蒙羞的也是你,你有什么资格来职责我?”喻言狠狠的戳着陆知辰的胸口,一步一步的将气场找回来。

  “凭我是陆氏的总裁!”陆知辰深知喻言说的是对的,但为了男人的颜面,他不能承认。

  “陆二少这是公报私仇?要说报复,你当众羞辱我退婚在先现在公然夺走我的比赛奖杯在后,我没报复你,已经算是做善事了!是不是你现在脑子里都是精.虫,一点人脑都没有了?所以只会对你身边的女人听之任之?”喻言仗着比赛结束了,何况这还是陆氏的大楼,陆知辰也做不出什么过分的事情来。

  陆知辰气的脸色发红,恼怒道,“喻言,你别得寸进尺!”

  “陆知辰,我对你已经没有感情了。刚刚比赛你不肯给我奖杯,现在又补偿给我有什么意义呢?”喻言突然画风一转,就往旁边的地上倒去,情绪也瞬间变的委屈,声音也包含着几分哭意。

  应付你俩应付的她都累了,让你们狗咬狗才舒服。

  喻言看了来势汹汹的沈一心,脸上的表情更是的委屈了。

  陆知辰原地还没反应过来,脸上就狠狠的挨了一巴掌,沈一心气呼呼的站在他的面前。

  “陆知辰,你前几次偷吃也就算了,被曝光了丑闻我求着我爸给你摆平,现在你倒好,还打起了你弟弟的未婚妻的主意,你还是不是人?”沈一心彻底怒了,对着陆知辰一顿歇斯底里。

  之前在导播室就看到他们眉来眼去,现在比赛结束了,竟然还搞第二春……

  “一心,我是来找她算账的,你怎么……”

  “我都亲眼看到了,你就是贼心不死。是不是当初和她退婚后悔了,没睡到她,你现在找补回来?”

  喻言也不管他们吵的如何,起身拍打一下身上的灰尘武装严实后往外走,遇见了早就埋伏好的记者,就爆料道,“里面有头条新闻,陆少和未婚妻大战三百回合!”

  记者们蜂拥而至,喻言开开心心的从小路溜走。

  ——

  陆知衍躺在病床上拿着手机发短信。

  “虽然没拿奖杯,但你是公认的冠军,请客!”顺手发了一张直播弹幕的截图。

  发完就将手机拿在手里,时不时的点开看一眼。

  以前陆知衍从不用发短信的这个功能,甚至连微信都懒得用,但是最近不能用其他软件,只能用这个和外界联系了。

  彼时正在逃亡的喻言收到陌生号码的短信的时候,有些懵。

  她认识的人都直接发微信了,这年头谁还发短信啊,2g时代来的?

  “谢谢!”

  喻言敷衍的回复了一句就将手机重新放回包里,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被记者发现了行踪。

  “喻言,昨天的补偿款我还没收呢!”陆知衍靠在床头,狠狠的眯着眼睛。

  这是收了电棍就不认人了?昨天还态度良好的要补偿,今天就不记得了。

  女人都这样么?

  陆知衍看了看不远处的周深,摇摇头还是算了。他这个助理脑袋比他还木,问他还不如问头发丝。

  喻言看完这句话脑海中能够浮现出的名字只有一个——陆知衍。

  有什么事不能打电话直接说?非要匿名发短信。

  喻言看着手机挑挑眉,将这个陌生的号码给拉进了黑名单,“昨天的牛奶已经补偿你了,你自己不要就别怪我了。再见吧,陆少!”

  耳朵根轻松了的喻言,轻松的越过蹲点的记者们,顺利的回到了许沁家。

  ——

  陆家老宅

  陆老爷子指着电视上那一条条新闻,那一遍遍被重播的内幕……气的胡子都翘了起来。

  乔兰见状,马上端来一份老爷子爱吃的东西安抚着。

  “爸,您别生气,肯定是知辰看差了。”

  “那么大个字,能看差了?我都没近视,他还能近视了?赶紧让他给我滚回来。”陆老爷子回首就将乔兰手里端着的吃的扫在地上。

  现在别说是糕点,就算是鲍鱼龙虾恐龙肉,都没办法平息他心中的怒火。

  如果这件事是陆知衍去办的话,就绝对不会是这个结果。

  只是可惜,知衍不想在理会陆家的产业,更不会插手。不然也不会自立门户的做了一个之言集团。

  乔兰不满意了的看着陆老爷子,“爸,知辰不过就是一时口误,您至于这么大动干戈的么?再说了,也不见得喻言的设计就好到哪里去。”

  乔兰最看不得的就是老爷子贬低陆知辰,再不济这些年也为陆氏任劳任怨,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

  陆老爷子狠狠的拍着的茶几,叫来管家,“找人把那个小畜生带回来。立刻,马上”

  “爸,您怎么能这么说知辰?他是您孙子”

  他是小畜生,你不是就在骂自己老畜生么?

  乔兰也只是下意识的反应,并没有说出来。

  毕竟老爷子是一家之主,就算是现在不管理公司了,手里依旧掌握着大权。

  陆老爷子狠狠的瞪了乔兰一眼,随后就给董事会打电话,罢免了陆知辰副总裁的职务。

  乔兰一看事情真的是闹大了,马上跟老爷子服软,“爸,知辰还年轻不懂事,您别往心里去,虽然现在网上的名声不好,但是陆氏总不能没有总裁,总不能没有人处理事务把。知衍还在病房里,没办法帮忙,现在家里就剩下知辰了。”

  “哼,就是因为剩下他,所以公司被弄的满目疮痍。我再不采取行动,明天公司就能让他败祸的破产!”

  陆老爷子一甩手就走出来了客厅,空留下乔兰一个人看着电视凌乱。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