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大时代之天选

正文 第三十三章 联手

大时代之天选 崖山之巅 5313 2020-11-21 21:58

  褚修那坚毅的声音飘荡于这空旷的地下空间,那声音虽轻,却是如激流涌动,久久不休。

  “整顿漠北,伺机南下。”

  轻轻的念了一句,礼乐满目震惊,不过过了一瞬后,他那脸上再次挂上了平时的那种柔和的笑容。

  “褚兄,有你这句话,你这兄弟我是交定了。”

  看着礼乐,褚修微愣,旋即笑道:“这么说,你答应了?”

  “当然答应,这个念头我可是想了很久,原本我就想与你说这话,可是没想到却是被你抢了先。”礼乐笑说。

  褚修大笑,拍着礼乐的双手:“哈哈,英雄所见略同啊。”

  礼乐笑着,摇头道:“非也,英雄所见不尽相同,我原本想的只是想让漠北化零为整,我可没想伺机南下啊。”

  “虽然想法有些出入,但是大趋势还是相同。”褚修笑着,旋即一想,问道:“既然乐兄也有此等想法,那不知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礼乐隐下笑容,看着褚修,说道:“此事得谨慎商议,漠北虽然偏僻,但是族群众多,稍有不慎,恐会引来众族围攻,所以必须得小心行事。”

  “嗯,的确如此。”褚修想了想,说道:“不过乐兄,我认为若真想做一番大事,那么必须得资源支撑,不知你可曾于令尊说过这想法?”

  礼乐摇头,说道:“从未提过,家父思想陈旧,恐会引起他的不满。”

  “乐兄,此话虽不错,可若是没有令尊背后的势力出动,怕是不好弄啊,而礼族如今正值盛时,此时若是强横出手,我们强强联合,不出数年,定能荡平漠北。”褚修说。

  “嗯,家父我会去劝说。可是褚兄,若真想整顿漠北,那可不是一件容易事啊,我礼族虽然是一大族,可若论势力范围的话,在这漠北最多只能排第五。还有财力,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我礼族不善经商,若要成大事,必先寻一擅长商道之人,如此才能有所保障。”礼乐分析着说。

  “这事不难,我认识一人,姓商名蠡,年岁与我等相当,此人出身农户家庭,身份虽是卑微,但此人擅长商道,就在今年初,商蠡凭借手中的一百晶币,仅仅3月时间,竟是获利十万,此等敛财高手,若是得到他的相助,财货之事我们定然不再发愁。”褚修说。

  “哦?还有这等人才?”礼乐一听,也是惊讶,旋即一想,略带忧虑的说道:“可是以商蠡那等才华,怕是不会为我们所用吧?”

  褚修笑道:“商蠡的确是大才,但是他的出身决定了他的地位与高度。就在前不久,他母亲病重,商蠡散尽家财为母求药,奈何无人能够医治,若是乐兄能够以礼族之大礼将商蠡与其母亲接入礼族,并且为其母医治病魔,我想单凭此等施救之恩,商蠡定然会为礼族鞍前马后。”

  “嗯,低等庶民的确很难寻求到高等医师。”听得褚修此法,礼乐觉得有理,于是点头,说道:“褚兄,不知这商蠡如今所居何处,待我回族后,我立马派遣礼族迎宾队前去迎接。”

  褚修摇摇头,说道:“具体的我也不清楚,商蠡每日背负其母四处求医,行踪飘忽不定,上次遇见他还是三月之前,那时他在漠北东部地域落脚,乐兄可派人去东部寻找看看,说不定能够找到。”

  “那你可有商蠡画像,我从未见过商蠡,贸然前去寻找,怕也寻不到。”礼乐说。

  褚修笑道:“无需画像,商蠡是个孝子,他不可能丢弃她的母亲,你只要看到有一少年身上背负一病重花甲老妪,那必定是商蠡。”

  “明白了,待回族之后,我立刻遣人去搜寻。”礼乐笑着,谋大事,无钱财可不行,如果真的能招拢到商蠡这等聚财大能,那对礼族将会是如虎添翼,而他距离心中的梦想也将更进一步。

  褚修点头,又说道:“乐兄,钱财虽重,但却不是决定性因素,若谋大事,必须得有强横的实力,不知礼族现今有武侯几人?武王几人?”

  “实不相瞒,如今族中仅有家父是武王阶别,武侯也仅八人,其余皆是武宗、武师之类。”礼乐叹了口气说。

  “果然与我所料不差。”褚修一笑,说道:“乐兄,既是联手,那我也不会吝啬,如果我送你八位准武王,你该如何谢我?”

  礼乐一听,面露惊讶,说道:“褚兄,这种大话可不能乱说。”

  褚修说道:“我褚修从不说大话,尤其是在你礼乐面前。若是我真的送你八位准武王,你那是该如何谢我?”

  礼乐看着褚修,瞧得他那认真的脸色,虽是半信半疑,但是心中却是惊喜的咚咚跳,如果礼族真能得到八位准武王相助,那么即便是荒芜学院,怕是也得忌惮三分。

  “你真的有办法?”礼乐不确定的问着。

  “当然,你就说说如何谢我就是。”褚修笑着。

  听得褚修那认真话语,礼乐面带严肃,说道:“如果你真能为我礼族送上八位准武王,日后我愿与你共享礼族之成就。”

  “哈哈,爽快,乐兄如此大气,兄弟我定会全力相助,至于共享礼族成就之事就算了,能与乐兄共谋大事,我已经很是满足。”褚修哈哈笑着,继续说道:“乐兄,不知你可知晓学院内源气塔为何会源源不断产生源气?”

  “不是说用了源气石吗?这有何奇怪?”不知褚修为何有此一问,礼乐不解。

  褚修笑道:“关于源气石的说法,那只是学院的借口罢了,你可曾见过学院有往源气塔内运送过源气矿石吗?”

  “的确是没有见过。怎么?难道源气塔内的源气有问题?”礼乐问。

  褚修摇摇头,说道:“不是源气有问题,而是源气的来源有问题,此次外出修行,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听到了一个消息,而那消息便是关于源气塔内的源气。”

  “什么消息?”礼乐问。

  “源气塔下镇压着源兽。”褚修沉声说。

  “什么?!”礼乐大吃一惊,脸上挂着些许骇色,旋即瞬间隐下,怀疑问道:“褚兄,这消息你是从何处听得的?可确定真实?”

  “乐兄无须怀疑,我这消息来自一大族长辈,那老者绝对不会欺骗与我。乐兄,不知你可有想过,为何荒芜学院能够常年累月的将源气塔内的高浓度源气维持下来?如果非要说是用了大量源气石,我并不相信学院会有那么大的财力,而且这些年我们在学院内也根本没有看到什么源气矿石。”褚修分析说。

  听得褚修所言,礼乐觉得也有道理,于是试探性的说道:“那你的意思是源气塔内的源气其实是来自源兽?”

  褚修点点头,说道:“没错。源兽乃是上古神兽,虽然其行踪不定,但是那种毁天灭地的能力我们也是有所闻,而荒芜学院正是镇压了源兽,所以源气塔内才会有源源不断的源气提供。”

  礼乐满目震惊,久久未回过神,考虑一下后,觉得有些逻辑不通,继续问道:“你说的虽有道理,可是荒芜学院怎么可能有那种实力?源兽体内那毁天灭地般的力量,即便是武皇出手,那也没法轻易镇压,更何况是这勉强算的了二流的一座学院呢。”

  闻言,褚修也是有些疑色,说道:“其实这其间过程我也不太清楚,不过那老者说,当年有一源兽受了重伤,藏身于此地,然后被荒芜学院的首任院长荒天芜封印,但是具体封印在何地,这就不得而知。”

  “这么说,学院真的镇压了源兽?”礼乐眉头微皱,他还是有些不太相信,毕竟源兽可谓是毁灭力量的代表,而人类却能够将其镇压,这得有多么的不可思议。

  “此事千真万确。而我刚才说的准备送你八位准武王,便是与此有关。”褚修说。

  礼乐眸子一转,说道:“你的意思是,我们去寻找出那源兽,然后让牠为我们所用?”

  褚修笑着点点头,说道:“没错,意思是对的,但是方法不对。我们不需要让牠为我们所用,我们只需说服学院,让学院将源气塔的源气对我们完全开放就行。当然,如果我们真能制服的了那源兽,那让牠为我们所用也不是不行。”

  褚修话音落,礼乐不禁吸了口冷气,他的这番话语,可是在与天较劲啊。不过这话却是符合褚修的性格,他那副敢于天斗的傲骨,倒也适合。

  “听你的意思,你是不是已经有办法了?那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做?”看着褚修的微笑的面容,礼乐问道。

  “哈哈,知我者乐兄也,你果然明白我的心思。”褚修哈哈一笑,说道:“其实我此次回来,一来是想与你切磋,二来就是准备拿下学院的‘红衣’席位。我想你应该也听说过,但凡成了‘红衣’,那么就有资格进入天级塔,我们在学院这些年虽然从未见过天级塔,但是我想那天级塔定然与源兽有着关联,所以我们得先成为‘红衣’,待得探测到源兽位置后,再想办法让学院将源气塔对礼族开放。而借着源兽的力量,我想让你礼族那八位武侯突破至武王,那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吧。”

  礼乐微微点头,说道:“借助源兽的力量,的确可以更加轻松的突破至武王。可是褚兄,你怎么能确定学院就一点会听你的呢?我想即便是‘红衣’,怕也没法改变学院高层的决定吧。”

  褚修摇头,说道:“乐兄,你想多了,我们根本不用改变他们的什么决定,我们只是让他们对礼族开放源气塔罢了。”

  “那若是学院不答应呢?”

  “不答应?那可就由不得他们的。如果我们真的能探测到源兽的位置,那么学院肯定会听从我们的条件,否则若是我们将源兽秘密泄露出去,那么学院可就不太平了,整个漠北甚至是整个大陆,怕是都会开始打学院的主意了吧。”

  “原来如此,看来你是打算威胁学院吧。”

  “不得已而为之,为了宏图大业,牺牲一点学院的利益也是在所难免。”褚修一笑,毫不在意。

  “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开始行动,我现在就回族中派人去寻找商蠡,至于红衣席位,那争夺有些难度,恐怕得我俩联手才行。”

  “行,那我就先陪你去礼族走一趟,然后一同回学院。你不知道,前几天为了助你突破,那几个混蛋小子可是拿我当杀人凶手对待,等回去后,看我怎么整治他们。”

  “呵呵,那就走吧,相比较于整治那些学弟,我倒是对源兽更加好奇。”

  “不用好奇,肯定不会让你失望。”

  说着话,礼乐、褚修二人便不再停留于此,离开了此处。

  而在他们离开之后,躲藏在黑暗之下的樽,则是缓缓现出身来,望着二人离去的背影,目光中尽是深思。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