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耽美同人 黄金劫

第四十九章

黄金劫 骑士马 4375 2020-11-21 21:56

  朱行长把连成约在一个小饭馆的单间见面。

  “我真没有什么资产了,所有房子全被你们收去了。”连成苦着脸说。

  “现在问题是,你抵光所有房产现在还欠银行这么多钱,你说怎么办?”

  “怎么办,我现在就剩这一身行头了。”连成抓着头发,把头深深地埋了下去。

  “我现在也被上面盯上了,说我非法放款、谋取高额提成,你可把我害苦了!”

  “你咋弄的,竟然弄成现在这个样子。这个钱你几辈子也还不清啊”

  连成双手抓头,一句不吭。

  “你老家现在还有什么房子,先还点利息,我也好向上面解释啊!”行长急的脸上的汗像豆子一样。

  “就老家几间父母住的破瓦房,谁要啊!”

  “这可咋办,天啊,我可真没想到有这么一天啊!”朱行长起来又坐下坐下又起来。

  “我更没有想到!”连成缓缓台起头,布满血丝红红的眼睛里暗淡无光。

  头发应该至少有一个礼拜没洗了,皮鞋也有一只前面裂开了个口子。人已瘦的不成样子,有时不注意只能看见胡子在蠕动而很难找到那张脸。

  而白毛准备做成最后最大的一桩贩毒后就收手,可就在这压上了几乎全部家当和希望的买卖中失了手!

  而他从连成那里近几年断断续续拿走了多少钱,他自己都记不清了

  而张秘书也卖掉了自己名下的、连成给她买的房子和歌厅,弃连成而去。

  而烟他现在不可能不抽,不可能不吸,不吸他宁愿去死!

  他打听了很多人终于得到了张秘书现在的去处。

  原来她离开连成后,去了当地一家合资企业,具体没有人知道担任什么工作。

  当他找到那家企业时,被两个门卫挡在了大门外。

  “你找谁?”其中一个门卫问连成。

  “张梅,张梅,一个女的。”连成比划着,给门卫形容着自己眼里张秘书的样子。

  “没有这么个人,你走吧。”门卫坚定地说。

  “没有?不可能!”连成对着说话的那个门卫。

  另一个门卫看连成还不走,走到他面前说:“真没有你说的这个叫‘张梅’的。”

  连成正要和门卫争辩,这时看到工人门已开始下班,三三两两往大门外走。。

  连成一想,还不如在这里等,于是他闪到大门外的一侧,观察着进出的每个人。

  “张小凤,张小凤。”连成忽然发现一个被叫张小凤的人正是自己要找的张梅。

  连成正要过去,可发现有些不对。

  后面那个女的追上张秘书后,用身体横在了她面前。

  “张小凤,你怎么这么不要脸!你刚来几天,就勾三搭四的!”

  “你管的着吗?要你管吗?”张秘书也气狠狠地说。

  这时又过来两个女的,把张秘书团团围住。

  “真不要脸,也不看看自己长啥样!”

  “啥样,骚样呗。”

  刚来的俩女人一唱一和,说给张秘书听。

  张秘书一看自己面前的女人个个都比自己高出一头,气势汹汹地站在自己面前,她不敢再说一句话。

  忽然看到站在一边的连成,她有了办法。

  “我老公来了,你们去给他说吧。”张秘书一指连成。

  张秘书没有想到连成能找到这里来,但这也许是自己现在脱身的唯一办法。

  果然,这些女人扭头看了看连成后,嘴里说着难听的话离开了。

  张秘书知道自己现在只有迎难而上,躲肯定是来不及了。

  “你不叫张梅吗?”连成很不解为什么有人称呼张秘书“张小凤”。

  张秘书并不想正面回答连成这个问题,只是厌恶地看了连成一眼。

  “我不给你说过我们没有关系了吗,你怎么又来找我了!”

  “我养了你那么久,你怎么这么狠心,说走就走了!走了还不留一分钱给我,你知道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连成苦逼似的望着张秘书,一无所有时的奴才样展现无遗。

  “我拿你的了吗?我要的是我该得的。”张秘书毫无表情地说。

  “你,你……”连成举起拳头准备砸向张秘书时,被一保安一手抓住一甩,二娃虚弱的身体差点栽了个跟头。

  “打架一边打去,不要在这里影响我们的形象。”

  连成正准备破口大骂,可看着站在自己身边膀大腰圆的保安,把嘴边的话又憋了回去。

  当他再次寻找张秘书时,已不见了踪影。

  接下来两天连成早晚都守在门口,可再也没有见到张秘书的出现。

  连成几乎找遍了所有的朋友,他们几乎是一夜之间消失在这座城市一样,没了影子。

  连成一无路可走,他已花光了身上仅有的一点钱、抽光了最后一点粉,也卖掉了外面所有在自己名下的房子。

  在这座他曾经很风光很享受的城市,现在毫不留恋的遗弃了他。

  他有时躲在原先经常进出的歌厅门口,有时他好像忘记了自己现在的处境,准备大摇大摆的进入歌厅,却被保安无情的赶了出来;他看着原先自己经常去的饭店,不由的就走了进入,可当服务员拿着菜谱过来的时候,他才回到现实。

  有一次,当他吃完饭才想起自己兜里根本就没有可以付这顿饭的钱时,只有瞅准一个机会拔腿就跑,幸好那天店里人多,等服务员反应过来他早跑没影了。

  晚上他再也没地方可去了,只有找一个角落睡一个晚上,有时过路的人就发现他身上盖几张报子。

  尤其是烟瘾犯了,他抓破了自己的脸,撕破了衣服和裤子,头发也蓬松杂乱,一双鞋也漏出了大脚指……

  有人告诉连成的父母,曾看见连成游走在市里的街道,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嘴里不停的念叨着什么。

  可怜天下父母心,老两口把连成接了回来。

  但现在的连成却永远不再是原先的连成。

  他已不知道自己是谁,他把自己搞丢了。

  他已不再习惯打扮自己,父母给他凑合着卖了一套简单衣服,一会便被他弄的脏兮兮的。

  他也不知道别人在说啥甚至自己在说啥,只是看到什么都好奇地过去用手摸摸,嘴里不停地念叨:黄金,钱,我的钱!

  从此,人门每天便可以看到连成用根木棍,挑着一个用花布做的褡裢在肩上,来回不停的走在老家和去邱元坝街道的路上,一年四季从来没有断过,有时一天来回走好几趟。

  他眼睛始终看着地,慢悠悠的走在路上,对路过的人从不说话也不看一眼。

  有时也不知是饭馆的,还是自己从垃圾堆里掏的盒饭什么的装了一褡裢挑在肩上。

  裤子衣服有时也换,可能是他母亲帮他洗了给换上的。

  如果你悄悄从她身边走过,偶尔还是能听懂他反复在说:“黄金,钱,我的钱。”

  ……

  二娃的这次回乡,从它和吴月到广州已过去整整八年时间。

  这八年时间他把自己在广州的快递公司现在已做到了遍布全国,他也成了全国家户喻晓的名人。

  这次回乡,他准备把自己的重心再次放到家长,发展家乡经济,带动家长人民共同富裕。

  当他开车到后街事,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连成放下肩上用根木棍挑的褡裢,像发现宝贝一样把手伸向了杂乱的垃圾箱……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