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穿越 凤家有女本倾华

正文 第67章 姐弟即将见面

凤家有女本倾华 易茜 4835 2020-11-21 21:52

  黑衣男子看着直接回了房间的凤倾华,想要去劝也不敢,想着一会儿回去之后会看到自家主子那冷若冰霜的脸心中犯难,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这两位主子吵架,受苦的怎么是自己啊……

  黑子男子想着自家主子还在城外别院等着自己将夫人带回去呢,这待会儿要是自己一个人就这样回去了,自己会不会……黑衣人打了个寒颤,不敢想自己会是什么下场,但夫人进去之后直接把烛火都灭了,这让他怎么敢进去啊,现在院子里好久都不知如何是好,最后还是决定先回别院向自家主子报信吧!

  城外的一处别院里,凰落啸一个人现在院子里,脸上没有一点表情,心里却不断响起和凤倾华吵架之时,她说的那一句话:“你是觉得我是你喜欢的人,还是你的私有之物?”……凰落啸闭上眼,脑海里回忆着她坚毅却又有些受伤的眸子,心中不禁问自己:自己真的做错了吗?自己应该怎么做……

  就在凰落啸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的时候,院子里突然多出了一个人,“有烦心事?不如我陪你喝一杯?”一袭雪蓝色长袍墨发如丝微微飘起的翩翩公子正是贤王殿下南宫易,他手中还提着一壶琼浆玉液,就这样静静地站在凰落啸身后,不知道已经来了多久,只是在他出声之后凰落啸才发现他……

  “你怎么来了?宫里没人盯着你?”凰落啸随意的在石桌旁边坐了下来,然后示意南宫易坐下再说。

  南宫易也不客气,直接在凰落啸对面坐了下来,然后将那壶酒放在了石桌上,“怎么?你看上去有心事?”

  凰落啸斜视了南宫易一眼,他怎么会不知道自己为了什么事情心烦呢,凰落啸挥了挥手,一个黑衣人顿时出现。

  “去拿两个杯子过来!”凰落啸说道。

  “是!”

  凰落啸说完这句话之后就一直沉默着,直到黑衣人将两个琉璃杯拿了过来之后,凰落啸给自己和南宫易各自倒了一杯之后,一饮而尽!

  南宫易看着凰落啸面前已经空了的杯子,又拿起自己面前的美酒,然后闻了闻,浅尝了一点以后又放下了,冲着凰落啸说道:“看来你还是没有明白为什么倾华会和你吵架吧?”

  “你知道?”凰落啸到嘴边的杯子又被放下了,然后直视着南宫易,问道。

  “知道!不过,更希望你自己去明白!”南宫易晃了晃手中的琉璃杯,心中微微有些苦涩,但又很快被酒气散开,好像从来不存在一般……

  “直接说吧!”凰落啸有些烦闷,自从和凤倾华吵了一架以后,自己甩手离去,如今却是后悔不已,但又不知道该如何道歉,这道歉二字对于

  凰落啸来说实在是太陌生了,他的生命之中没有这样的经历,他不知该如何是好,甚至他都不敢去找凤倾华……

  “落啸,你有没有想过,你给倾华的也许不是她想要的,而只是你愿意给的!”南宫易放下了杯子,看着他严肃的说道。

  “什么意思?我对她不够好吗?那我应该怎么做?”凰落啸着实是个爱情小白,完全不能理解南宫易的这句话,这让南宫易很是无奈:“不是你对她不够好,而是你的好不是她想要的!”

  “她想要什么?”凰落啸问。

  “尊重和自由!”南宫易给了五个字,却让凰落啸神情一顿,尊重和……自由!

  “你有没有想过,她出生在尊贵无比的王府,为什么要自己这般辛苦的创立第一楼,又想要跟我一起合开青楼?为什么她不愿意默默地跟在你的身后,享受一世安逸?为什么当时她那么坚决地要和太子解除婚约?而不是安安分分的等着做太子妃,以老王爷的地位,只要她自己不主动,不管这凤钰儿怎么折腾,皇帝和皇后都不会让凤钰儿成为太子妃,她的位置稳如泰山……这一切,都是为什么,你知道吗?”

  凰落啸难得听到南宫易说了这么多的话,可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是啊……自己从前只觉得她与众不同,可却一直没有想过是为什么……到底为什么呢?

  南宫易看着凰落啸终于要开始开窍了,心里松了一口气,只要凰落啸想通了以后,这件事就可以解决了,落啸也该明白什么叫相爱了……

  “行了!你慢慢想着吧,我也该回宫了!”南宫易把杯中的残酒喝掉之后,就起身准备回宫了。

  他抬头看了看已经全黑了的天空,没有一点光亮,今天的夜色不太好,明天的应该会不错的吧!

  凰落啸突然想到一件事情:“等等!有一件事要说给你听,罗刹宫感刚刚查到的!和你母后有关!”

  母后......南宫易等着他的下文:“说吧!”

  “我在调查倾儿的母妃之死的时候,意外发现一件事情,似乎......与你母后有关!”

  “与我母后有关?难道......”南宫易不愿意是那样的结果,若真的是母后做的手脚,自己怎么面对凤倾华呢?

  “不是!”看南宫易的神情,凰落啸知道他想歪了,“你的母后的死似乎与凤家有关系。当年先皇后似乎是派人保护过凤家,可没过多久你的母后一族就因为涉嫌谋反而全族被灭,你的母后也一同赴死了,但是罗刹宫的人意外得知在城外的一座山上,有一墓碑上面写的是:爱妻月灵儿之墓,本来没什么可疑的,我亲自去看过,似乎和你的父皇的字迹很相似,但是那块幕蹩已经年代久远,所以我也不能确定!而最让人怀疑的是,那块墓碑上写的去世时间却和你母亲的去世时间对不上,时间是在你母亲全族被灭的一个月之后......你母妃一死,不到两年的时间凤家就只剩下倾儿和老王爷了,看起来似乎还很尊贵荣耀,但是没有嫡子,这唯一的一个异姓王府终究是没落了......”

  凰落啸的话就像炸弹一样在南宫易的心里炸开,心里有无数疑问。

  月灵儿......

  这正是自己母后的名字,若是向凰落啸所说的那样,很多年以前究竟有谁有胆量和当朝皇后重名?可若是真的是自己的母后,又怎么会被葬在苍山之上?还有母后究竟是怎么去世的......

  太多疑问了,自己需要好好想想,好好想想......

  “我建议你回去之后,好好从皇宫里查起,当年的人,不会都死光了的,宫里你的势力比罗刹宫的更好。”南宫易离开之时,凰落啸轻声建议道,他知道南宫易一定会去查清楚的。

  南宫易走后,凰落啸独自一人在院子里喝着南宫易刚刚带来的琼浆玉液,不知道在想着什么,没多久奉命去找凤倾华的哪位黑衣人回来了。

  “参见主子!”

  “怎么样了?”凰落啸语速有些快,他自己知道他很紧张。

  “凤家大小姐......不,是夫人说她很想知道事情的真相,不过若是这样被威胁,她没兴趣知道!然后......然后就起身回屋了!”这人把话说完的时候已经想到了自己待会儿的结局了,不知道会被主子发配到哪儿去做苦力啊......

  谁知道凰落啸只是楞了一下,就让他起来了:“行了,你下去吧!”

  黑衣人有些诧异但也着实松了一口气,然后就遵命下去了,走的时候还在心里庆幸着:主子今天实在是太好说话了!要是以后每日都是这样好说话的主子就好了。

  而凰落啸几乎是立刻就飞身除了院子去找凤倾华,他要告诉她,自己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那边的院子已经空荡荡的没有人了,而城外的另一处院子里却有一人在独自练剑,动作行云流水般顺畅,明明天已经黑的看不见了,这人却并没有点烛火,就这样一个人练了两个时辰的剑,也没有见他停下来。冥逸出来的时候听见院子里有响声,走过去才知道是冷离在那里练剑,冥逸无奈的摇摇头,看来这孩子是真的很在意啊,竟然都开始练剑消磨时间了......

  转身回去让人拿了几盏灯去院子里,这才走过去:“小离,这么晚还没睡啊?”

  “大哥?”冷离停下了动作,放下了手中的剑,“我睡不着,就来练练免得生疏了......”

  “因为认亲的事情?”冥逸并没有看他,只是拿起了冷离刚刚放下的剑,轻轻抚摸着,叨却还是是一把好剑,自己不喜欢练剑,平时也不用武器,但小离的剑术天赋却很高,所以父亲就将这把剑传给了小离,其实也不仅仅是剑术,小离在武功上面的天赋都很高,他的武功是在自己之上的,原来这是有渊源的,战神的儿子,怎么可能是一般人呢......

  “也不算,我只是......”

  “害怕知道不好的真相?”冥逸一语就说中了他的心事。

  冷离的沉默证实了名义的说法,的确,他害怕当年自己的家人并没有什么不得已的原因,而是因为不在意,所以就丢弃了......

  “不管是因为什么,你都要去主动面对!”冥逸轻轻拍了拍自己弟弟的肩膀:“小离,你已经足够强大了,不管是因为什么,这些都扰不了你了!知道吗?”

  “我知道了,大哥!”

  “行了,不说这个了。”冥逸想起刚刚飞鸽传书的信,嘴角微微上扬,似乎有些高兴但是又带着些许无奈:“跟你说个高兴的事儿吧!思思那鬼丫头溜出来了,想来明日也该到了!”

  “偲偲来了?她一个人怎么行?在哪儿,我去接她,真是胆子其越来越大了!”果然冷离的注意力一下子就被吸走了。

  “不用担心,有很多人保护她的,再说以她的性子虽然淘气,但是在外面还是知道分寸的。你先去睡吧!有什么事儿,明日再说!”

  “是,大哥!”

  冥逸看着冷离的背影,微微一叹,不知道明天见面之后会是个什么结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