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穿越 凤家有女本倾华

正文 第1章 意外穿越

凤家有女本倾华 易茜 4251 2020-11-21 21:52

  痛!

  身上难以忍受的痛苦让凤倾华被迫睁开了眼睛。

  刺眼的光让凤倾华好一会儿才适应过来,却看到了只有在古装电视剧里才能看到的建筑。一股陌生感涌上心头,这是哪里?

  正当凤倾华想要再看清楚一些时,一桶冷水迎面泼过来。

  靠!这M国的审讯手段什么时候这么无聊了,还泼水?怎么不上迷幻剂啊?难不成是这些人知道迷幻剂对她不管用才改了其他手段?

  此时的倾华并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在她的意识里,她一直在M国皇家酒店当糕点主厨。私下里,她是A国埋在M国的卧底,身为第一杀手,执行过无数次任务。这次却暴露了身份,光荣地被捕了。

  “姐姐,没想到被打的这么惨居然还没有死?怎么样,这荷花池的水可好喝?别怪妹妹,谁让你拥有凤凰命格、拥有太子婚约。人可不能拥有太多,你拿不住的,还是让妹妹为你分忧吧。”耳边传开了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

  姐姐?谁是你姐姐,老娘才18岁好吗。

  又听见一个女子的声音传来:“小姐,都说祸害活千年,看了这个废物,奴婢总算知道这是真的了。”声音越来越近,倾华被迫再次睁开了眼睛。

  没做梦,这真的不是M国审讯室,眼前的这两个女子,一个身着黄色纱衣,一个穿着档次低一些的绿色绸衣。看来,这应该是一对主仆。

  不出意外,自己应该是穿越了,还特别倒霉在原主被打死的时候穿越过来。

  听她们刚才的意思,似乎和原主有仇,很好,敢把原主打成这样,不报此仇,她凤倾华枉生为人!

  手边摸到一个木棍,凤倾华冷冷地看着她们就这样走过来,然后把握时机狠狠地用木棍打了这对主仆,“啊…啊……”

  趁着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凤倾华忍着剧痛站起来,走过去对着这两张脸使劲儿地踩了起来。她知道,要是不狠狠地收拾他们,杀鸡儆猴,自己以后在这里的日子一定不会好过。

  虽然这幅身体现在很虚弱,但凤倾华在现代可是杀手榜排第一的高手。所以哪儿是人的死穴她再清楚不过了。

  就在她要扭断这个黄色女子的胳膊时,被一个男子的愤怒的声音打断:“住手,贱人!你竟然敢欺负钰儿。好大的胆子!快给孤住手!”

  凤倾华拖着满身是血的身体冷冷地看着这个一身黄袍走过来的男子,如果她刚刚没听错的话,他似乎自称“孤”?太子?这是来撑腰的?

  也罢,就看看他们要干嘛,既来之则安之,既然老天给了她凤倾华重生的机会,她又怎么能这么轻易就放弃!

  这男子走过来就直接想要扇凤倾华一巴掌,却被凤倾华躲过了,男子很意外:“大胆!孤替你父母教训你,你居然还敢躲?”

  “姐姐,你千万别跟太子殿下起冲突,都是钰儿不好。”凤钰儿柔弱的像一阵风就能吹倒一般,在丫鬟的搀扶下站起来,直接跪在了太子的面前,“钰儿与姐姐自幼交好,今天的事都是钰儿不好,姐姐才会出手教训钰儿,求太子殿下千万不要怪罪姐姐,我愿意接受一切处罚。”

  这演技,要搁在现代肯定是个影后啊。啧啧啧,看看这太子一脸的心疼,小白花技能成功。不过要是以为这样就能把过错推到她身上就太天真了。

  就在刚刚看戏的那一会儿,凤倾华的脑海里出现了许多不属于她的记忆:这具身体的原主也叫凤倾华,母亲是先皇最宠爱的公主南宫研月,父亲是战神凤烈,也是异姓王。五岁以前,她原本也是万千宠爱于一身,可偏偏一夕之间,父亲殒命沙场,母亲在生下妹妹凤希儿的时候因为难产也随父亲而去。自己的祖父常年镇守边关,可怜当时的凤倾华只有5岁,根本不能守住凤家大房的基业,这也就给了二房机会。

  这几年,凤倾华在凤家受尽欺凌却从未对外讲过,只为了讨好自己的未婚夫南宫栖,可南宫栖却和凤钰儿纠缠在了一起。而刚刚二房的庶女凤钰儿更因为嫉妒凤倾华的凤凰命格和与太子南宫栖的婚约,便伙同贴身丫鬟小红把原主淹死了,这时,21世纪的凤倾华就在这时重生了。

  眼前的这个西冷国太子就是原主所谓的未婚夫。这位太子殿下南宫栖并不是元皇后的儿子,而是贤妃的儿子,皇后在生下嫡子南宫易以后就被现在的皇帝南宫睿打入了天牢,据说是自杀在牢里。

  没过多久贤妃就被封为皇后,一年以后又生下了皇七子南宫栖,自此稳坐中宫之位。南宫栖在两岁的时候就被立为太子,一直被贤妃保护得很好,也渐渐养成了他嚣张跋扈、头脑简单、喜好女色的性子,所以在他看来凤钰儿才是受害者,而凤倾华身上的伤、满身的狼狈他都看不见。

  可怜原主曾经那么喜欢着他,即使知道这位太子殿下并不喜欢她,还是在自己的祖父面前帮太子说好话,就为了祖父能够帮助太子,真真是痴心错付!

  至于南宫栖为什么明明讨厌凤倾华还是不解除与她的婚约,只因为在凤倾华出生之时,曾有幸得到智空大师的批命:此女具有凤凰命格,将来定会翱翔九天!

  也就因为这句话,皇帝南宫睿便将刚刚出生的凤倾华赐婚给嫡子,只为了那一句“凤凰命格”。

  所以严格来说,凤倾华应该是被赐婚给了元皇后的五皇子南宫易,而不是眼前的这个人。不过元皇后获罪,贤妃成了皇后,南宫栖成了太子殿下,便将这婚事也抢了过来。旁人自然也不敢说什么。

  凤倾华慢慢地接收了这些陌生的记忆,心中暗暗道:放心去吧,我既然接过了你的身体,就一定会替你守护你的家人,更会守护你的尊严!想要欺辱她凤倾华,没那么容易。

  “贱人,你还不快跪下向钰儿道歉!否则别怪孤没有给你机会?”南宫栖见凤倾华并未给他行礼,而是一副看戏的姿态,心中更不满了,想要好好挫挫她的锐气,要不然他可不让这野丫头进入东宫!

  “哦?不知太子殿下给了我凤倾华什么样的机会?我堂堂战神凤烈与先三公主南宫研月之女,跪她一个小小的庶女?当真是笑话!”不出了这口气,她凤倾华的名字倒过来写!

  “如此蛇蝎心肠害自己的亲妹妹,你简直是丢了烈王爷和三公主的脸,也不配提起他们!还不赶快向钰儿道歉,否则我就要请人帮你了!”南宫栖并没有感觉到凤倾华和以往的不同,反而觉得她在用这样的方式引起他的注意。可惜,他南宫栖对这样的蛇蝎女子没有兴趣,要不是贤妃不允,他早就让父皇撤销当年的指婚了,现在还敢当着他的面伤害钰儿,不想活了。

  “殿下,算了,钰儿本就是庶女,即使过继到了母亲名下,我也不是真正的嫡女!殿下别怪姐姐了,为了钰儿不值得的,其实...其实钰儿已经习惯了。”凤钰儿眼泪婆婆的“劝”着南宫栖,实际上却是在提醒南宫栖曾经也是庶子,只不过因为元皇后死了,才能成为太子,但依然名不正言不顺。想到这里,南宫栖更加憎恨眼前这个未婚妻了。

  想不到凤钰儿年纪轻轻,手段却很毒辣,借刀杀人也用的很好,只可惜她的这把刀太钝了。

  凤倾华露出一抹得体的微笑,“太子殿下慎言,我母亲就生了我与希儿妹妹两人,希儿好好地待在宫里丽太妃身边,所以这谋害亲妹的罪名,倾华可是万万担当不起的,再者我凤家嫡系血脉也不容混淆,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当我凤倾华的妹妹!”

  凤钰儿眼里露出了嫉妒的怒火:嫡女是吧?早晚有一天我要让你凤倾华跪在我面前!

  “你!......大胆!来人啊,给我教训她!”南宫栖暴跳如雷,已经失去了理智。

  “殿下,不能打姐姐啊,姐姐可是先三公主的女儿,尊贵无比啊。殿下开恩,您要惩罚,就惩罚钰儿一个人吧!别为难姐姐啊。”凤钰儿一边再次跪下“求情”,一边示意凤府的下人走远一些,不要碍事,她要好好看着这个所谓的凤家嫡女被自己的未婚夫当中责打。

  南宫栖心疼的看着凤钰儿,动作轻柔地把她扶起来,又擦了擦她的眼泪,“这件事怎么能怪你呢?是她丢了三公主的脸面,孤只是在替去世的三公主教训她而已。乖,害怕就闭上眼睛。”

  此时我已经对这个完全没有脑子,一心陷在温柔乡里的蠢货太子彻底服了。还害怕?开什么玩笑,猪都能看出来她有多么希望凤倾华被打,堂堂一国太子被人这样牵着鼻子走,自己却丝毫不察,只能说活该了。

  凤倾华看着渐渐逼近的太子随从。嘴角勾出一抹冷笑,不过很快就消失了,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HelloKitty啊?

  就在凤倾华准备活动活动的时候,突然听见一个浑厚的声音:“住手!”

  好熟悉的声音!那是...那是祖父的声音!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